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12-11-28      点击:1280次

摘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历史的必然,它的本质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哲学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而形成的理论系统,包括两大理论体系,毛泽东哲学与邓小平哲学。正确运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是成功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保证和理论基石。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 中国化 必然性 可能性 实现途径 当代价值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问题研究历来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研究的热点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虽然产生于西方国家,但它是全人类科学的哲学思想的结晶,它代表的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诉求和愿望,它的理论旨归在于全人类自身的解放,它是一种“世界性哲学”。因此,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是非常必要的。就现今理论研究的情况来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问题的研究成果日趋成熟。然而马克思主义哲学活的灵魂是与时俱进,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研究还要随着中国的实践、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以便为中国的发展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本文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必然性、可能性、实现途径及其当代价值作以思考。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必然性及可能性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必然性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必然性,是由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最重要的特性--实践性决定的,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同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际相结合的必然性,即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需要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指导的必然性和必要性。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必然性存在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实践过程中,因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史必然性,就不能停留在理论的层面,而应该深入到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实际之中。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需要;另一方面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内在需求。
第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需要。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不同于其它社会主义国家,要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来指导中国的实践,必需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也证明,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能在中国发挥作用,不仅因为它是科学的,而且也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它与中国人民的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发生了联系,实现了结合。
第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内在要求。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最主要、最根本的特点。恩格斯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1]这一阐述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实践哲学,它从实践中产生,在实践中发展,以改变现实世界的实践为目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生命力和发展的动力源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它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实践中必然具有不同的形式,只有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同本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土化,才能成功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普遍原理解决实践提出的新任务和新问题。
(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可能性
    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必然性与可能性是相伴随而存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可能性,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前提。这里主要是探讨和回答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何以可能”的问题,焦点集中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传统哲学的关系上。
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时代精神的精华”和“世界性哲学”,具有普遍性。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基本前提。马克思主义哲学虽然产生于西方,但它是整个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一种世界性哲学,是全世界的共同财富。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绝对的西方个性化学说,它与中国文化传统、中国哲学传统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相通性、互补性。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社会结构和文化传统相契合,比如从社会结构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哲学易于解释中国社会内部的阶层分化;从文化传统层面看,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传统的文化资源容易沟通。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不是简单地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改造中国哲学,也不是用中国哲学改造马克思主义哲学,而是要在中国文化传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进行全新的理论创造。如果说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可以通过总结、归纳、提炼、升华而成为理论,那么,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实践为基础,构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形态就是完全可能的。
(三)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本质
正确理解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史必然性及可能性,就不难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本质。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本质,大致可归纳为:
一些学者引用了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中的那段著名论断,即“马克思主义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运用它”[2],并阐发自己的观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际相结合。
有人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界定为“是对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经验的哲学概括”,这是值得商榷的。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要求和实践活动,而不仅仅是一种理论形态或理论成果。有的教材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实质归结为“是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和发展”,这个论点也是值得进一步推敲的。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实质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实践化,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过程,包含着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创新和发展。因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研究要拓展视野,不能仅仅停留在理论的层面。
通过以上的总结与思考,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本质,必然遵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性,首要的就是它的实践性,也即它是一种实践哲学。这种本性就要求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应与不同的实际相结合,以指导实践的科学性,保证实践的正确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理论与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实践相结合,从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理论,反过来又指导中国的实践,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本质。
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实现途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实现途径必须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内部和中国的实际情况来寻找。
一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同本国的革命和建设的实际相结合。马克思主义哲学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但它没有也不可能指出每一个民族的具体特点和发展道路。这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际运用必须随时随地以具体的历史条件为转移,同一定历史阶段的历史任务、一定国家和民族的具体情况相结合。它在发展中的具体形态,只能是具体化了的具体理论。对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来说,这种理论形态就是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既不同于欧美各国,也不同于俄国。因此,独立地探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般原理如何在中国具体运用,是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迫切任务。历史已经证明,只有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才能取得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胜利。
二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同中国的传统文化相结合,取得具体的民族形式。恩格斯早就指出:“毫无疑问,美国工人阶级的最终纲领,应该而且一定会基本上同整个战斗的欧洲工人阶级现在所采用的纲领一样,同德美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纲领一样。在这方面,这个党必须在运动中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它必须完全脱下它的外国服装,必须成为彻底美国化的党。”[2]这就是说,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民族化是马克思主义的内在要求。马克思主义哲学只有与各个民族的具体特点相结合,与其传统文化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在这个国家扎根并真正发挥自己改造世界的功能。                        因而,要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就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取得民族形式”,“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有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取得“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2]。这就是说,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过程,同时也是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过程。
三、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当代价值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当代价值的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论述: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本身的价值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价值。
第一,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自身的价值。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当代体现出强大的生命力。中国共产党人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理论成果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哲学思想、邓小平哲学思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提出的各种理论,都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丰富与发展。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哲学,不照搬照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本,而是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与我国的发展实践相结合,从具体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各种理论,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充满着生机和活力,体现出巨大的理论威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宝库增添了新的内容,增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现实针对性和生命力,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开辟了新的光明前景。
第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的价值。在这里包括两个方面:
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关系到中国社会的发展和未来。中国近代社会的巨大变革充分证明了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指导中国社会的发展。可以说,正是中国先进分子找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才使中国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里的马克思主义当然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的原版。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对当今中国社会的发展仍至关重要。要在中国这样一个拥有十多亿人口的大国中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任务无疑是十分艰巨的。我们要解决好“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要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建设创新型国家,要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要加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努力构建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要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确保党的生机活力和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要坚持以人为本、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等等,都离不开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来指导。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状况如何,直接关系到中国社会的发展状况。所以,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直接关系到中国社会未来发展的前途和命运。
     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关系到中国共产党的生死存亡。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发展、壮大与马克思主义紧密相关。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没有中国共产党,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奋斗也就没有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坚持、运用和发展。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中国共产党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个重要产物。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的,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建立起来的,离开或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那就不叫共产党了。只有以科学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不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发展,我们党的事业才能胜利发展。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能力也是党的执政能力与先进性的重要体现。能否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正确方向和原则,能否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发展,关系到我们党能否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和依法执政。我们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就必须不断提高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能力。能否始终站在时代前列、不断坚持和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还关系到我们党能否保持先进性的问题。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党的先进性的重要体现,也是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的一个重要任务。
总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应着眼于中国现实,要把抽象的哲学理论具体化,创造出新的哲学思想,以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使之成为中国人民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也应从文化深层机制即思维方式、价值观念上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同中国传统哲学结合起来,使之具有中国哲学和文化的思维特色。在这里,也应该注意民族形式和语言表达形式,实现民族化和现代化、思辨化和通俗化的统一。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应该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在实践中发展和丰富它,是取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重要保证。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394、659页
[2]毛泽东选集(第2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6月,第534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