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闻天晚年对执政党建设的思考
      发布时间:12-11-28      点击:1193次

摘要:张闻天晚年面对党内存在的严重问题,从理性的角度进行了认真的思考与反思,分别从执政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执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关系、执政党的政治领导与经济领导的关系,执政党的党内矛盾的处理这四个方面进行了论述。这种理性的批评和思考对于我们今天执政党的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张闻天; 晚年; 执政党建设
   
    张闻天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理论家。他一生光明磊落,无私无畏,总是敢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当实践证明自己犯了错误的时候,勇于改正错误,同时也敢于坚持正确意见。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中共党史上的一出悲剧,也是张闻天人生的一大转折点。庐山会议上直言获罪后,用张闻天自己的话说,他过的是脱离群众、脱离党的直接领导并听候党的长期考察的孤独生活,但这种不公正的处境并没有泯灭他内心对真理的追求和对民主的呼唤。1969年10月,他被遣送到广东的肇庆,凭着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贞和对党的事业的热爱,写下了《人民群众是主人》、《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和经济》、《衡量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最高尺度》、《党内斗争要正确进行》等,对执政党的建设提出了一系列真知灼见,这些文稿是对无产阶级执政党建设课题深刻思考的记录。
一、执政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
    对于执政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张闻天认为:第一,“群众是基础,党是领导”[1](p474)。党的领导不能脱离群众,党和群众之间具有一致性。党提出的方针和政策,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要能代表群众的利益才能被群众所接受和实现。对于群众,党不能靠命令,只有靠正确的领导和教育。党必须制定符合实际情况的政策,要把群众的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结合起来。党一开始制定的政策可能不安全符合群众的利益,群众一开始也可能不了解党的政策,这种矛盾要靠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和对群众的教育。第二,“人民群众是主人,党是勤务员”[1](p474)。人民群众需要共产党是因为它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共产党的一切方针和政策必须来自人民群众,并由人民群众来检验。要使党的方针政策得到群众的拥护和执行,根本的条件是这种政策必须真正代表群众的利益和要求。第三,在党成为执政党后,脱离群众的情况更容易发生,危害性也更大。要防止领导者蜕化变质为同人民群众对立的官老爷,人民群众也要认识改变旧观念、旧思想,要明白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第四,为了避免脱离群众,首要的问题是“发动越来越多的群众来参加党和国家的一切工作,使群众自己当家作主,自己管理自己”[1](p477)。党需要真正领会群众路线的领导方法,这是马列主义党和机会主义党的根本区别。党必须始终贯彻人民群众是主人,党不过是勤务兵的根本观点。党要虚心向群众学习,接受群众的鉴定和批判,绝不能骄傲自大、自以为是、凌驾于人民群众的头上。第五,要靠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来巩固群众路线的实施,民主集中制是党的群众路线的组织保证。没有民主集中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要靠充分发扬人民的民主,把群众的各种意见集中起来变成党的意见和方针政策。到群众中去要充分发动群众来鉴定和批判这些方针政策,然后总结经验。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和党的代表大会是发扬民主贯彻群众路线的重要体现。尊重人民代表大会的组织形式,就是尊重群众的表现,党的代表大会也应该这样。这种民主形式是党和国家的大事,可以使党和国家机关的领导人经常处于群众的监督之下。党和国家的领导者应该欢迎群众提意见,而且应该主动联系群众,向群众学习,到群众中去蹲点,防止各种特殊化。第六,“群众的实践,是衡量党的路线和政策的最高尺度”[1](p496)。凡是给群众造成损失的路线,就是错误的路线;凡是给群众带来利益的,就是正确的路线。党的一切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党没有其他利益。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检查我们在落实为群众服务方面的工作得失,进行改正的重要方式。要反对只要党决定了的东西,就一定是正确的错误观点。要对群众负责,不只是对党的政策的盲目执行。
二、执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关系
    对于执政党与国家的关系,张闻天认为党领导我们的国家,但我们绝不能把无产阶级专政和党的专政混为一谈或者把两者等同起来。第一,“党领导国家,但它本身不是国家,它不能代替阶级实行专政”[1](p508)。党必须通过国家组织,即通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政府机构实行专政。党不能超越国家之上,不顾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代表的意志和决心而自己实行专政。党的一切决定和决议必须人民代表大会及其政府的讨论、审议、补充、修改和接受,符合群众的意见和需要。这里就有使党的决议成为人民群众代表的决议的过程和教育其他人们群众接受党的决议的过程,即人们群众在党的领导下,自己管理自己,当家做主的过程。第二,无产阶级的国家,它的一切工作同全国人民生活的所有方面有最密切的联系。“党决不能靠少数党员包办代替国家机关的工作”[1](p509),企图通过少数人来包办国家的工作,使国家机关成为党的附属机构的想法和做法是不正确的。党决不能包办代替国家机关的工作,使国家机关的工作流于形式和表面文章。党的领导的任务,只能集中于决定国家的政治路线和方针策略。党应该注意大量吸收、培养和提拔非党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参加国家机关的各方面工作,使人民群众学会自己管理自己的国家,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第三,“无产阶级专政是依靠暴力来维持的…党则依靠说服教育的方法,来领导国家机关的工作,它不能代替国家机关采取镇压或强迫命令的方法”[1](p509)。国家的一切命令和法律对一切人都是有效的,违反法律都应受到制裁。共产党员更应成为尊重、服从和执行国家法纪的模范,决不能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三、执政党政治领导与经济领导的关系
    对于执政党政治领导与经济领导的关系,张闻天认为:第一,“生活的理想,是为了理想的生活”[1](p486),要重视人民群众的物质利益,“任何离开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物质利益的所谓政治,绝不是无产阶级的政治”[1](p485)。马克思关于政治与经济的辩证关系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与经济基础。但是虽然政治反作用与经济,但政治最终是由经济决定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虽然很重要,但也不能超脱于经济或独立于经济之上。阶级社会里,阶级斗争是不同阶级之间经济利益的矛盾,是各个阶级为维护和争取本阶级的物质利益而进行的斗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要使群众认识自己的利益,并且团结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2](p1318)。无产阶级所进行的任何阶级斗争都是为了谋求无产阶级的经济利益。无产阶级的经济、物质利益包括眼前的和局部的,长远的和根本的。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无产阶级的经济利益,而空谈政治或伦理道德原则。“为人民群众的物质利益,还是为少数人的物质利益而斗争,是无产阶级政治和资产阶级政治的分水岭”[1](p485)。不能把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而斗争当做修正主义来骂,也不能为了所谓的理想而忘了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了理想而吃苦耐劳是对的,但吃苦耐劳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第二,“共产党的政治领导,离开了经济,离开了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就失去了基础,失去了依靠,失去了目的,失去了真理与错误的界限”[1](p490)。说经济决定政治,并不否认政治反作用于经济。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后,无产阶级才由“自在的阶级”变为“自为的阶级”,能够为自己的利益自觉斗争,无产阶级才有了真正代表其经济利益的政治。无产阶级的政治为改造旧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建立、发展新的社会主义经济服务。无产阶级的政治必须从实际出发,建立在经济状况的科学认识上。在正确认识社会现状之后,才能制定合适的路线和策略。经济不仅是政治的出发点,而且也是它的归宿。我们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是为了“使全体劳动者过最美好、最幸福的生活”[3](p571)。政治路线的正确与否,对经济可以起促进和倒退的作用,但是它不能改变经济规律,而要遵循经济规律。无产阶级的政治领导,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不能脱离人民群众。只有真正代表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根本的经济利益的政治,才能的到群众的拥护和支持。第三,“无产阶级专政下,无产阶级政权的最主要的任务,则是为无产阶级经济建设服务了”[1](p492)。只要无产阶级的政治真正促进了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经济也会促进无产阶级专政的巩固。经济建设的成就,是动员发挥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力的强大推动力,是使群众认识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有力武器。政治对经济建设的领导作用就是为经济服务、为人民服务的表现。我们不能为了革命而革命,更不能把革命和生产对立起来。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为了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满足人们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
四、执政党的党内矛盾的处理
对于正确解决执政党的党内矛盾,张闻天认为:第一,“解决这种矛盾,只能采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即思想批判或思想斗争的方法”[1](p498)。党内矛盾是人们内部矛盾,也是革命同志之间的矛盾,不能用镇压的办法去解决,只有靠思想批判去纠正和统一。党内同志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生存、巩固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党内的思想斗争,是党内民主和有活力的体现,党内的和平主义、调和主义和压制评判的专制主义、军阀主义都是错误的。党内斗争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党的团结。“团结—批评—团结”是党内斗争的一条基本原则。
利用各种不正当手段来陷害、打击或打倒党内同志的做法是与党内斗争原则相背离的。党内思想斗争包括批评者和被批评者两个方面。批评者要注意的是思想批判必须实事求是,以理服人。被批评者所犯的错误有大有小,应该具体分析,批评也应该有所轻重。在个别问题或没相互联系的问题上所犯的错误属于小错误。有内在联系的错误或倾向性的错误可能导致路线错误,属于大错误。小错误要及时纠正,否则可能发展成大错误。不能把党内犯有机会主义倾向的同志说成是党内资产阶级代理人,没有经过认真的审查和确凿的证据,就轻易怀疑和断定犯错误的同志,是不允许的。即使对党内犯有倾向或路线错误的同志也应该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而不能一棍子打死。如果评判是不正确的,或不合事实的,受到评判的同志有申诉和要求翻案的权利。被批评者应该虚心接受批评,但必须唯理是从。应该仔细研究对方的批评,接受合理部分,对不合理部分耐心地加以解释。应该营造轻松的氛围,使大家在向党的各级组织和领导人提出批评和建议时,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必须同压制批评、打击报复的错误作法,进行坚决的斗争。第二,“弄清左倾和右倾的同异及其联系,是很重要的”[1](p503)。左倾和右倾都是错误的,都是对党的正确路线的背离,是立场问题,也是方法问题。在不同情况下,倾向是不一样的。应该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反应,防止左倾和右倾。党内的左右倾错误虽然比较严重,但是只要进行及时的、正确的批判和斗争是可以克服的。第三,“党内的思想斗争必须严格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来进行”[1](p504)。党是根据这一原则建立起来的,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是保证正确解决党内矛盾的组织原则”[1](p505)。党的领导组织所具有的权力应该在党员群众之下。因为,首先领导成员是由党代会选举的,是受党员群众的委托来工作的。其次,领导机构要定期想群众做工作报告,接受监督。再次,领导组织要定期改选,选进称职的德才兼备的人。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是解决党内矛盾的唯一正确的形式,反对片面夸大民主和片面强调集中的错误倾向。另外,张闻天认为党内斗争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向党外公开。党内斗争可以吸收非党群众参加,听取他们的意见,作为党的参考。
张闻天晚年对执政党建设的思考,是对毛泽东晚年错误建党理论较早的拨乱反正,在党的历史发展的重要转折关头,在一定程度上为党的事业的发展指明了前进的方向,成为邓小平新时期执政党建设思想的前驱。在全党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积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研究张闻天晚年对执政党建设的思考对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保持党的先进性仍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张闻天选集编辑组. 张闻天文集(第二卷)[M].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
[2]毛泽东.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3]列宁. 列宁选集(第三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4]张培森. 张闻天年谱[M].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