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脆弱
      发布时间:04-11-12      点击:505次

原本脆弱

 

 

 

       火车的汽笛声拉响了我走神的心情,随着一节节的车厢飞驰在茫茫的黑夜中。皓月当空,大地闪烁着一层朦胧的荧光。眼睛在窗外急驶,我的心却又回到了过去的日子……

       寒假回家,尽管是捧着笑容度过了一个月,我却说不清这份心情究竟是顿悟还是凝重,记忆中的往事在一年间发生了太多的变化,甚至太多的突如其来让我在始料不及之余仍久久不能平静,我无法想象这个世界原来是这样。渐渐地,我体会出白岩松的“痛并快乐着”哲学了:生命原本脆弱,我们只是学着坚强。

       有的人喜欢走弯弯曲曲的路,有的人喜欢一路直到尽头,有人喜欢看风景,有人只顾赶路,有的人会不小心,半途迷了路……同一片蓝天,爱和恨却交织在同一个点,故乡的一个变化都牵动着我的心,也许这就是我的美丽乡愁,她确实是我在外最大的依恋。儿时的玩伴,熟悉的小巷,山一样的父亲,慈祥的母亲,如今都变了样,尽管回去穿梭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我仍不能迷失方向,和过去的朋友依旧一起开怀畅饮,父母仍旧是最慈祥最温暖的港湾,但,我不知是为什么,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少了什么,只觉得多了一些拘束、一些别扭……

       小时候,父亲告诉我:这是我的家,我爱我家。后来走出了那些大山,原以为家是心灵最深处的寄托,每当最为孤独的时候,家总是能给我温暖和力量的源泉。可当这一切被寒假之行反驳得体无完肤、片甲不留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何以为家”的感伤,大丈夫以四海为家,注定了漂泊。此时此刻,我突然有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心情,其实我们都还年轻,我们只是在快节奏的生活失去了自我,成就让我们满足,甚至开始有些自大,其实我们都还很脆弱。

       佛经有云:动物受伤后,尚可回到自己的洞中舔伤口,可一旦有谁去嘘寒问暖,它就开始受不了了……例子举得是有些奇怪,但仔细一想,谁又不是这样呢?平日里我们总是装得很坚强,甚至是顽强,但事实的背后却隐藏着一颗脆弱的心灵,一旦有人关心起来,或许也就崩溃了。也许是我领悟到了这一点,回去对谁也没有言无不尽,许多东西就像是家什一样留在了他乡。或许这样并不是最好的。但我却发现大家都是这样,都有意无意地隐瞒着一些东西,带给别人的,总是那些欢声笑语,就像带给别人的礼物,总是最为甜蜜的东西,而自己却承受着一份苦涩。或许谁都明白了这一点,都不愿点破它,生怕再触及到那份脆弱。

       同龄人之间的差距,随着时间在一步步地被拉大,有的人早已工作、结婚、生子。甚至有的小孩在叫着“叔叔伯伯”的同时,就从麻将桌上赢走了他想要的“压岁钱”,我在发着“廉颇老矣”的感叹之余,想想自己还是个求学的苦行僧,而且还有得过且过之嫌,不免有些挂不住了,毕竟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过去的就让它们去吧!未来是美好的。

       总会有一些东西打破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我们原来都只是一群可怜的动物,隐藏着自己脆弱的心灵,背着各自的行李,走在各自的人生路上,因为,生命就在今朝。

       火车的汽笛又一次拉响我走神的心情,我哼起了那熟悉的调子:

       昨天已经甜得发苦

       我必须离开那平平坦坦的大路

       目光  胸膛

       流浪在想你的墙上

       那孤独的地图已经摊开

       我不想走

   ……

 

(编辑:田明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