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生命
      发布时间:04-11-12      点击:557次

我的第二生命

 

祁新雷

 

记得有人说过: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人活着绝不是为了吃饭。我从来不曾知道别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但至少现在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我,作为一名国防生,是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活着。

       无忧无虑的生活固然诱人;不受各项条令条例约束的生活也固然自在;来去自由、无人问津的生活也固然让人向往。虽然我已走过了二十年的风雨,曾经的初衷说要做一个自由人,做一个无拘无束的自由人,但我的初衷却在那短短的十天之后改变了,闭上眼睛,静静地沉思,我仿佛又听到了曾让我改变初衷的呼声——那是橄榄绿对我的呼唤,那是神圣而又纯洁的凝聚力、战斗力对我的呼唤,我在心里默默地品味着这一切,咀嚼着这一切。

       回首那段军训的日子,我感慨万千,感受良多。我想,它会影响我一生的历程,它将成为我人生的指航标和我人生的新的扉页。

       当卡车开进陆院的那一刻,我的心就打鼓似地跳动,我不知道那到底是我的激动还是氛围的感染,我顿时神经就紧绷起来,进入了另一种精神状态。这也许是影视片的影响,至少我觉得此刻应该像名军人——因为那身军装无形中赐予了我第二个生命。

       尽管那是短暂的十天,但所发生的的的确确够我享用一辈子。起初的不习惯,跟不上节奏,到后来的家常便饭;起初的怕苦怕累到后来的你争我抢;起初的懒懒散散到后来的齐心协力;起初的嘻嘻哈哈到后来的严肃活泼,这些无不说明了我们是真的真的学到了东西,学到了军人的天职与灵魂。曾经的汗水与泪水;曾经的肌肉酸痛睡不着觉;曾经的血泡与水泡;曾经的轻伤不下火线,无不说明了我们是真的真的付出了,但我们无悔,毫无怨言——因为这是我们应该付出的,我们感到了我们的生命在军装下延续,在条令条例中延续,在我们的五星红旗下延续。

    自从穿上军装,就有了好多的战友,彼此间便生发了战友情。战友情是世间最神圣的感情,战友情是一种关怀情、同甘共苦情、生死情,它纯而又纯,洁而又洁。“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我的心一直被它所触动着,每当唱起它时,我那万分荣境与激动的泪花便开始在眼里打转了,最好的印证便是当我们离开陆院时,我竟不敢回头再看一眼我们的区队长,因为我的背可以挡住我那两行泪花。

       忘不了一起训练的日子,忘不了战友与战友情,忘不了我们所感受到的军人的气质与灵魂,忘不了生命的延续,更忘不了我们的神圣使命。

       我要庆幸,庆幸我穿上了军装,庆幸我的生命找到了它的价值。

    当一回军人,我此生将再无遗憾了。

 

(编辑:田明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